2010年2月27日 星期六

http://pomeloblog.blogspot.tw/2010/02/led.html

台北市的LED路牌

台北市出現了這樣的道路標示牌(應該有一陣子了),照片是有點失真,現場看會好一點,因為還沒有很普及,我很好奇,大家對這樣的東西感覺如何?所以就在噗浪問了一下噗友們的意見
是說,大家好像都不太捧場啊......

2010年2月26日 星期五

http://pomeloblog.blogspot.tw/2010/02/blog-post_26.html

大家都要站出來!

過去的事實證明,蕭美琴是一位好立委,但我覺得最棒的是,她把國會議員的高度做出來了,我們知道有一位中央民意代表總是全心全意地為台灣在打拼,當然,接下來她只有更好,而且,花蓮人也會更好!

蕭美琴的政見除了具體的幫助花蓮跟花蓮人之外,當選前就推動的有模有樣,能是全民的立委,又真正的在服務花蓮人,難怪對手不用提政見了,提什麼都完敗啊!

就算國民黨的候選人像他們自己吹噓的那麼清新、優質,這幾位先生也只能當人頭幫忙舉手,進立法院一點用處也沒有,更何況:
一個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政治二世祖抄人候選人!
一個是以台北為家說是高雄人的桃園縣官員候選人!
一個是地方派系爾虞我詐利益分贓協調出的候選人!
一個是說人家包山包海卻對國民黨的邪惡無恥視而不見的候選人!

227,不僅花蓮人要站出來,桃園、新竹、嘉義的鄉親也要站出來,大家都要站出來!

相關閱讀:蕭美琴在哪裡?功課借我抄一下!

2010年2月21日 星期日

http://pomeloblog.blogspot.tw/2010/02/blog-post_21.html

蕭美琴在哪裡?功課借我抄一下!

對於抄襲別人文宣這件事,我只能說:不驚訝!整個黨性就是抄共產黨的,2000年選輸總統才公然跑去認親,所以抄抄文宣算什麼?更何況,從不把人權當一回事的國民黨,管你著作權?人的背後都有花草植物,連簽名的位置都一模一樣啊~~XD!但是,哈佛博士黨主席、學者秘書長、副教授候選人的程度只能畫虎不成反類犬、東施效顰!

「向前」的意思是前向き(まえむき)、也就是強調積極與建設性的想法與做法,蕭美琴說當選立委後要加入交通委員會,並透過修法與推動「東部發展條例」來改變花蓮與造福花蓮人!
這才是政見!
而「向前行」呢?國民黨承認托他們之賜花蓮幾十年來停滯不前、所以要向前行嗎?文宣模仿別人,還說「要分辨真假」,真是笑死人!這份的設計也在抄啊!是怎樣?玩對聯嗎?當然副教授可能會解釋說這是要反諷.......
不過,國民黨可笑的一定是內容!
蕭美琴文宣指出一些花蓮不如離島的地方,既不是造假、也不是抹黑,更沒說通通不如,但是「下聯」卻可以扯到什麼愛花蓮、阿扁、過客、水準什麼的,然後是「告訴妳!花蓮人有智慧」!來這套,來這種「聰明的人才看得到國王的新衣」的招數?真的把花蓮人當成那麼沒智慧?
說花蓮不如離島,國民黨是在急什麼?提不出有內容的反擊,只會人身攻訐,奇怪,國民黨這些人書都唸到哪裡去了?
沒政見、沒創意、沒法律素養,難怪一直要找蕭美琴,不然沒有好點子?

圖片:民主進步黨的相片 - 金小抄

相關閱讀:
Tiat,如此副教授‧如此王廷升

2010年2月6日 星期六

http://pomeloblog.blogspot.tw/2010/02/blog-post_06.html

乖乖院

去年我才寫了一篇文章嘲笑監察院,因為監委視察台北市政府,面對亂七八糟、醜聞連連的郝市府,竟然有監委為了詐糊線替郝市長叫屈,實在讓我們開了眼界,因此,我就說監察院(The Control Yuan)根本就是失控院

沒想到,我的觀察失準了,我必須道歉,因為這些監察委員並沒有失控......

為了詐糊線,這次監察委員浩浩蕩蕩地受邀到總統府打乖乖針喝茶,也不管什麼調查權、憲法爭議,與馬總統相談甚歡、一片和諧,以下是自由時報的報導:


文湖線案 監委︰應會糾正北市府
監委洪昭男(右起)、葛永光、趙榮耀、陳永祥昨赴總統府與馬總統茶敘後,返回監院召開記者會說明茶敘過程。 (記者叢昌瑾攝)

〔記 者曾韋禎、王寓中、陳璟民/台北報導〕監委葛永光、趙榮耀、陳永祥、洪昭男等人昨為捷運文湖線案入府與馬總統茶敘。監委轉述,馬至今仍認為文湖線採中運 量、土建綁機電是正確的政策,若有責任,他願意承擔。提及因文湖線一再當機而請辭負責的前捷運局長常岐德,馬更是語帶哽咽,展現不捨之情。

葛永光事後表示,應會對北市府提出糾正案;至於交通部在履勘過程也應負督導責任,但應不到糾正的程度。他並考慮在調查報告中,要求北市府向廠商求償。

儘管馬自認土建綁機電是正確政策,但陳永祥認為,文湖線疏忽大意,土建綁機電應建立在可熟悉掌握機電技術的前提上,從文湖線發生的種種問題顯示,市府在發包前的準備,的確不周到。他希望調查報告在過年前完成。

府方︰茶敘形式 可達需求

至於監委在無調查官陪同下入府茶敘引發的質疑,總統府發言人王郁琦轉述,馬指因總統身分特殊,一舉一動都有可能形成憲政慣例,在爭議未釐清前,他用茶敘形式與監委會面,可實質達到監委需求。

葛永光說,將聲請釋憲,但這需要監院委員會及院會通過,方能提出。他也以「透明坦白,互相尊重,擱置爭議,求同存異」形容這次茶敘。

有關土建綁機電的決策爭議,馬向監委解釋,當時的時空背景下,木柵線因與法國馬特拉公司有合約糾紛,台灣處於敗訴,因此設計出「土建綁機電」的合約,以避免受到馬特拉與西門子的壓力。

馬︰若有問題 願意負責

葛永光轉述,馬提及為避免機電商獅子大開口,才決定土建綁機電策略。馬並強調文湖線採中運量是基於財政、技術、政治上的考量,若改採重運量,文湖線可能至今還未能通車。

監委也問馬,對台北捷運的未來是否有信心?馬對此表示,「深具信心」,擔任市長八年,北捷是他最驕傲的一塊。

馬也說,包括中運量高架及土建綁機電,都是他市長任內的決定,若文湖線的問題與上述決策有關,他願意為此負責,不會迴避。洪昭男表示,他詢問馬,與現任市長郝龍斌是否應有責任分攤?馬回答,若有責任,願意承擔,不會規避責任。

談到常岐德 馬一度哽咽

王郁琦說明,馬不只是對常岐德一人感到不捨,而是對所有捷運局人員的努力表示相挺之意。

對於監委關切馬、郝責任分攤問題,台北市政府發言人趙心屏昨天說,市政是延續性的,文湖線在郝任內通車,郝市府當然有做好營運的責任,而郝曾多次說明,文湖線的問題是網路系統的問題,有關單位採網路升級等方式進行改善,穩定度明顯提升。

趙心屏並說,馬當年做出中運量、土建綁機電等決策,市長郝龍斌相信「有其時空背景的考量」。

好了,真相大白了,馬前市長的決策沒有錯(是、是、是),馬前市長很心疼辛苦的捷運局人員(跟案情有什麼關係?),馬前市長紅了眼眶(說謊咬到舌頭?),馬前市長對北捷很有信心(降低安全係數?),馬前市長也避免了廠商獅子大開口(直接給到700多億,當然就不會大開口了?),馬前市長簡直是星宿老仙法力無邊!

監委也用十六字形容這次的茶敘:「透明坦白,互相尊重,擱置爭議,求同存異」。

所以我說我錯了,監察委員哪裡有失控?明眼人都知道,他們被控制的非常好啊~~~!

Be Controlled Yuan

Under Control Yuan

2010年2月3日 星期三

http://pomeloblog.blogspot.tw/2010/02/blog-post.html

会いたい

因為思念一個很要好的朋友,想起了這首很棒的日本歌曲,沢田知可子(さわだ ちかこ)1990年演唱的会いたい,銷售了百萬張!

歌的內容是女生想念男生,而他們彼此是戀人關係,我則是想念我的一位女性朋友,我們並不曾有過戀情,但是這首歌的旋律、歌手的情感詮釋以及部分的歌詞很能呈現我的感受!


日文歌詞...
作詞:沢ちひろ 作曲:財津和夫

ビルが見える教室で
ふたりは机 並べて
同じ月日を過ごした
少しの英語と
バスケット そして
私はあなたと恋を覚えた

卒業しても私を
子供扱いしたよね
「遠くへ行くなよ」と
半分笑って 半分 真顔で
抱き寄せた

低い雲を広げた 冬の夜
あなた 夢のように
死んでしまったの

今年も海へ行くって
いっぱい 映画も観るって
約束したじゃない
あなた 約束したじゃない
会いたい…

波打ち際 すすんでは
不意にあきらめて戻る
海辺をただひとり
怒りたいのか 泣きたいのか
わからずに 歩いてる

声をかける人を つい見つめる
彼があなただったら
あなただったなら

強がる肩をつかんで
バカだなって叱って
優しくKissをして
嘘だよって 抱きしめていて
会いたい…

遠くへ行くなと言って
お願い一人にしないで
強く 抱き締めて
私のそばで生きていて

今年も海へ行くって
いっぱい 映画も観るって
約束したじゃない
あなた 約束したじゃない
会いたい…
中文翻譯...
在看的見大樓的教室裡
兩人桌子並排
一起度過相同的日子
一點點的英文跟打打籃球
然後
我跟你相愛

畢業後
你還是把我當成小孩
「別離開我喔」
笑笑的卻很認真
擁我入懷

低雲層密佈 一個冬天的晚上
就像夢一般
你永遠的離開

不是約好
今年要去海邊
要看好多好多電影
你不是跟我約好了嗎
我好想你...

海浪拍打海岸 前進到了底
好像突然放棄般的往回走
不知道是想生氣還是想哭
我一個人走著

我終於凝望著叫我的人
如果他是你的話
是你的話

抓著我假裝堅強的肩膀
罵我傻瓜
溫柔的吻著我
緊抱著我說死掉是騙人的
我好想你...

告訴我說不要離開我
拜託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用力的抱著我
請你活著在我身旁

不是約好
今年要去海邊
要看好多好多電影
你不是跟我約好了嗎
我好想你...
德永英明現場演唱版本,女歌男唱,但是也成經典!

我真的很想念她!

在中國打拼許久,卻不幸客死異鄉!過程悲慘!

以前是那麼要好的朋友,在各自為生活奮戰之後,竟然很久很久沒有聯絡!

從接到她的死訊到現在,許多種情緒交織竄擾,不忍她的辛苦、氣憤她的遇害、傷心她的早逝、不甘她的離開、悔恨老是想說下次再連絡...

還有,

我好想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