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日 星期四

http://pomeloblog.blogspot.tw/2014/04/blog-post.html

太陽花電視台

我希望能有一個【太陽花電視台】,電視台是個很傳統的東西、很舊的概念,我只是把【電視台】拿來統稱要做的大眾傳播這件事。但是在講【太陽花電視台】之前,我想先說說為什麼要佔領立法院。

很多人都是民主幼兒生,年輕的學生們當了我們的老師。
民主制度理應三權分立,我們的立法院訂定各種遊戲規則,行政部門依法行政,而司法單位要好好看著這兩個傢伙在做什麼。
一旦你覺得民主只是數人頭、投完票就都交付給當選的人然後就說只能支持、沒辦法啦這些話,獨裁就會產生,有人當了國家領導人然後國會第一大黨、接著手又伸進皇后的裙子裡面,就會有濫權的開始。

英國人X出來的米國建國者班傑明富蘭克林說:Democracy is two wolves and a lamb voting on what to have for lunch. Liberty is a well-armed lamb contesting the vote.

多數暴力、濫權來臨時,要想辦法對抗,因為我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國會裡的在野黨不論如何杯葛與反抗都沒用時,立法院已經失去功能,人民採取佔領的手段,阻擋並抗議國民黨自己都不知道會有什麼衝擊的服務貿易協議。
假借民主之名為所欲為,難道民主就是執政黨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當然不是,於是學生們告訴我們,這已經不是民主國家的圖像,必須用另一種方式來實踐民主。
民主的體制先遭到破壞,人民於是爭取權力。

330的凱道大集合只成功了一點點,不然學生們就不需再退回立法院繼續佔領了,國民黨還是不肯退回服貿,甚至又祭出了工商大老、黑道這樣的服貿加強錠,也許學生們已經思考接下來要做什麼,甚至應該也擬定了短期、中期、長期的計畫,但我想到的是,既然衝撞了,媒體就可以順便做了。
這可以當成太陽花學運的一部分、可以是太陽花學運的延續。

為什麼要做一個具有大眾傳播能力的媒體?理由很多,但反問句是,你喜歡現在的媒體嗎

你說我們有三立、民視,還有還不錯的年代跟壹電視,還需要做新媒體嗎?
我們也不是否定民進黨立委,但立法院也佔了,不是嗎?

淺層的意義在於,我認為他們只是抓了一個很大塊的分眾市場,這樣就足以獲取足夠的商業利益,你必須祈禱不會有更大的利益讓他們跟我們說再見。
深層的意義在於,媒體真的需要改變、變革或革命,不論是內容、品質、結構或人。
反媒體巨獸也一直是大家的共同訴求、也要好好衝撞NCC這個奇怪的機關。

詬病現在的那些電視台無濟於事,要趁此時機將媒體這件事擺在計畫內,將努力提升台灣影視傳播品質當作一項志業。
政治體制都可以衝撞了,改變媒體當然也要做。

要逐漸讓他質變,長期就有利台灣競爭力、台灣主體性跟台灣觀念的播種傳播。
趁這個時候計畫、年輕人來做。

可是經營電視台不是件容易的事,先不要說如何經營,先說為什麼不容易經營。
  • 假如要取得執照的話,依規定要有五千萬資本額
  • 大眾通路上架困難
  • 難以取得收視費
  • 廣告主都依收視率買單
  • 設備都很昂貴
  • 勞力密集
這也說明了為什麼十二大電視家族各個都背景雄厚。
甚至後發者也絲毫沒有機會。

那就不做了嗎?假如是這個思考,就不會有民視了。
反而,不是只是為了發言權,應該把層次跟目標訂得更高,也就是用好的內容來跟現在的既得利益者競爭。

台灣的年輕人人才濟濟,絕對能做出好的內容,以好的內容為核心,一步步的解決經營不易的障礙,因為台灣的未來在年輕人手上,未來幾十年,年輕人希望台灣長什麼樣子,而你們又要交給下一代什麼樣的台灣。總不能十年、二十年後還在看這些台、這些內容。

經營好一個好的電視台是很重要的,專業的項目很多、內容包羅萬象、需要全領域的人才之外,相關連的產業還有廣告業、製作公司、藝能經紀、電影、藝術界、文化界,經由傳播、時間經過,台灣人、台灣就會改變。發言權也會回到認真做節目、有好的品質內容的人身上

這些年輕的人才們透過製作各種題目的節目內容,累積自身的專業度,即使太陽花電視台不成功,這些人也是影視界的種子。

而且未來新媒體、多媒體時代,年輕人才能跟上去改變一開始講的事情:傳統的東西、很舊的概念,因為世界都在變,現有的老人不懂或拒絕進步,這個世代年輕人的網路、網絡、傳播的能力,才能讓台灣的大眾媒體升級

這些電視台長治久安慣了,能呈現的就是這樣,已經沒有想像力,年輕員工也沒什麼機會,所以需要改變、變革或革命,否則台灣跟不上世界的腳步。

希望【太陽花學運】能打破政治壟斷,希望【太陽花電視台】能打破媒體壟斷。

2014年3月26日 星期三

http://pomeloblog.blogspot.tw/2014/03/blog-post_26.html

服務特定對象貿易協定


也算是我的本科,雖然唸書時成績不好,可也有幾年實際的工作經驗,所以我也想談談這個服貿。

課堂上講的,叫做理論,真正執行時,超多變數讓你想像不到,馬的政府最大的問題在於還在講理論,於是跟我們的生活就永遠平行線,交集不到一起,免講當然出事情。

再來就是那些沒有邏輯的藍營支持者,說人家不懂服貿就反對是理盲、反對服貿就是鎖國,這樣馬的政府會誤會自己也掌握了民意。

我也要盡量捨棄一些專有名詞,免得像最近常上電視的某位教授,講到我昏頭我還是不知道他在講甚麼。

貿易這種東西就是輸入輸出,很多藍營支持者從小不知道甚麼叫自由,一聽到自由貿易協定就像水蛭一樣吸上去了,一副林北也是崇尚自由那樣,然後鬼吼鬼叫說不要鎖國,真的很好笑。

藍營支持者連甚麼是鎖國都不知道,就拿來胡亂用,馬桶都說有麥當當、肯基基跟星巴巴了,中國人愛來就來了,不知道鎖在哪裡?癥結在聽到自由就興奮的藍營支持者根本不懂貿易,一個國家如果沒有相對的保護措施,那要政府幹嘛?我就不相信只有我的日文教科書有寫到這個。

政府為了保護自己國內公司廠商,對外國人就會採取一些限制措施,自由貿易與保護貿易必須謹慎而為,不是自由都好、不是保護都不好;假如你要放寬對外國人的限制,那對方也要採取相對的優惠。

那看是誰求誰,中國應該不會覺得台灣市場可以讓他們賺死,所以配合你開放市場顯然就是為了政治目的。對象是中國,那還不該好好保護我們的產業嗎?

而國與國之間的貿易有可能是互通有無的,雙方互有不同需求,那這些項目可以協議好,怎麼讓它便利、簡單、稅金低來降低貿易障礙,這次的服貿我完全沒有看到這樣的東西,也就是說,沒有要靠對方不然不行的部分,所以就是開放市場讓對方的企業來競爭

而有些服務業有些可以跨境服務、有些不行,所以開放允許設立公司提供在地化的服務,輸出的是自然人,也就是經理人。

而公司有合資、獨資、分公司等等,也就是說,中資企業有可能都會來台灣插旗,而且你想得到的行業大概都有,大家必須趕緊去找自己的產業衝擊報告。

外國大企業來攻城掠地、衝擊你的產業時,你該怎麼辦?很簡單,就照藍營支持者說的別鎖國?台灣市場很小,開放只是對等(我們也要他們的市場)、只是形式,人家還不屑來?台灣市場很小是以前狂妄的日本人說的,啊就很巧,日本企業是台灣數量最多的外商,嫌小是嫌小,有過往的背景淵源、地緣,很好來就來很多了。

中國企業會嫌棄台灣市場嗎?會,但是還是會來,成立新公司、子公司等商業據點然後派遣自然人,沒賺錢沒關係、賠錢也賠不了多少,我就給你來來去去不用申請半天還不准,乞丐有天可以變廟公。

還有雙方承諾在服務貿易領域的合作,我想以後找中資合作幹掉自己的同業這種事情應該會增加,然後自己再被中資幹掉。

自由貿易就是要你開放你的市場,以前的大清帝國被逼的市場開放的不得了、自由的不得了,國民黨的課本稱那個叫做不平等條約。

這些不是我懂,應該大家都懂,所以為什麼說別人不懂服貿?為了保護、支持本國產業,當然要好好的審內容,你說有利有弊,是不是就我被斃了?馬桶內憂外患,老共一個字都不給改,有弊的那些產業怎麼辦?國家領導親手殺死產業之前,我難道不能憂心忡忡?但處理不當把內憂變成內亂,中國人現在悶不吭聲都在看戲。

先說甚麼人不用怕服貿好了:
一、錢很多,到往生都用不完,有錢也可以跑
二、命很少,離大去之期不遠,沒命也算是跑
三、業很大,在中國生意不小,西進也稱做跑

光講理論甚麼對台灣多好都沒用,只是平行線,套入台灣實際社會跑不掉的這些人,為什麼大家怕服貿?
  1. 根本不相信馬英九跟國民黨,你今天談得出好東西那就是奇蹟了,就算是好的案子,五年了,他的能力還不了解嗎?
  2. 根本不相信中國,他把你怎樣了就告訴國際說請勿干涉內政,從服務業開始下手,門檻都那麼低,隨便開隨便關,搞亂你的經濟、毀了你的本來就辛苦經營的小企業。
  3. 根本就不相信中國人,很多中國人寫遊記說愛上台灣,真是讓人心驚,投資者可以帶著經理人長住台灣經營服務業,以後連中國遊客都不想來了。搞垮台灣經濟指日可待。
  4. 根本就不相信台灣老闆,大財團謝主隆恩拜服貿之賜到中國繼續拓展生意版圖,他富起來了,可是你呢?假設國家總體經濟數字變漂亮了,你有分到嗎?他們一樣在台灣協同已經來台灣發展的中國企業一起比賽如何降低人事成本。然後ADR拿台灣人的錢去中國花,龜頭返鄉是有,鮭魚都沒看到。台灣企業有出路,不代表台灣人民跟著富
  5. 年輕人特別擔心,因為他們沒錢,因為他們畢業就是面對剝削的台灣老闆現在再加上可能會有一群中國老闆,因為他們沒辦法說謝謝馬英九的德政讓我去中國做生意,他們還有幾十年要過要活,前途茫茫渺渺,而且政府動不動還會打我們的頭,我們又跑不掉......
幾十頁的服貿協議並沒有很難懂,可是我的感想就是莫名其妙,所以再回到鎖國的話題,逐一檢視這些被承諾開放台灣市場的產業,他們目前是這麼的需要刺激跟競爭嗎?這些產業不開放就是鎖國嗎?

最奇怪的是,這些服務業為什麼要去中國發展?假設去好了,那台灣的勞工也沒好處啊!又為什麼要離鄉背井去中國上班?

表面上,中國方面開放也很多、是讓利,可是都讓到財團去了,你我說去就去嗎?兩國的環境不一樣,一樣門打開,一邊深似海、一邊直接看到灶腳,藍丁還嗆說沒種競爭,可是怎麼看都是政府救不了台灣經濟、拜託中國開放一些產業讓財團做生意來美化經濟數據啊!依賴中國致此,嗆小企業有膽抗爭、沒種競爭,那有種是否別依賴中國

而中國的讓利無非是要得利,服貿過了,中國市場你來沒關係,反正多一家台商我就多控制一個台灣老闆,服貿爭議中,就看馬桶怎麼表現,現在暴力鎮壓,罵名也留給馬桶,服貿拖時間過不了,老共也沒差,到台灣做生意是其次,你亂糟糟我就爽歪歪,服貿過了,就以經濟活動遂行政治工作,怎麼看都是贏家!中國就是服貿服務的對象

有一個很好笑的舉例,說一家人四口只有40萬,四個人打麻將,錢輸來贏去還是在家裡,不會變多,所以要開放、贊成服貿。所以要找人進來打嗎?穩贏嗎?然後到外面去賭,穩贏嗎?

更何況,不是算算數而已,套到實際執行、實際台灣社會中,就是有政治因素、就是有不信任現任執政者因素、就是有市場因素、就是有不對等因素、就是有恐懼的心理因素,這個國家的年輕人願意站出來表達意見,這麼可貴,也讓我們羞愧、為何讓這些孩子們這麼不安。

不是懂服貿協議那些文字就好,因為不是只有經濟因素,所以學生這麼堅持地捍衛台灣。就怕有一天,中國人越來越多,政治、經濟不說,台灣也會被改變,文化改變、文明改變、外觀改變、內在改變、氣質改變,原生種被消滅或離開,這誰都會怕吧!

原本民進黨說要逐條審查,我可以理解這是為了保護台灣產業、同時也可讓大公司去中國賺錢的妥協措施,但現在學生們站在我們前面,他們說要退回服貿,除了國民黨以外大家都是在野,大家都應該往退回服貿靠攏,但是不要只是當學生的後盾,學生已經被前盾打到頭破血流了,要跟他們在一起。

至於經濟困境,不依賴中國的話該怎麼辦?馬桶下台就有解了,他越快下台,台灣經濟越快好轉。

【我最擔憂的是火化場,獨資的中國人所設立的火化場提供特殊服務,例如看甚麼鉑X鑼很討厭,就替天行道燒了,而且這個項目也可以從中國派專家來喔(雖然很害怕,但很想看看他們的火化專家長怎樣,像幽靈騎士嗎?)!這種的真的純服務、不用收錢,好加在的是,技術上跨境服務不可行,所以生在台灣、火化在台灣........】

寫於部落格成立七周年之日(有好幾年在混~)